关注我们

众志成城 千人力保西气东输管线压缩机投产

佚名   点击:

  “尽管西三线压缩机投产已经6个多月了,但只要走近那几台压缩机,仍能感受到所有人为了投产拧成一股绳的干劲!”西部管道张掖作业区副主任孙震东说。“也正是那次投产,让我体会到了公司的压力和责任,更深刻理解了我们平时说的‘忠诚责任共担,油气正气同输’的真正含义。”

  让孙震东深受触动的“投产”是由西部管道党政主要领导发起,横跨千里管道,千余人参与的西三线及轮吐线二期电驱压缩机组投产劳动竞赛(简称压缩机投产劳动竞赛)。

众志成城  千人力保西气东输管线压缩机投产

  铭记责任,情牵国计民生

  让孙震东乃至所有西部管道人铭记在心的压缩机投产劳动竞赛于2016年10月底启动。当时西部管道运营管理的西气东输一线、二线、三线及涩宁兰天然气管道等28条天然气管道都已进入“冬供模式”。但西三线西段9座站场的31台压缩机和作为西二线重要气源补充的轮吐线二期5台压缩机却没有正式启用。

  “近年来,天然气需求呈井喷式增长,按照当时的估算,在2016年天气最冷的时候,西部管道的日输送能力必须达到1.6亿立方米,才能满足全国1/2区域, 5亿多人温暖过冬的需要。” 公司调度监控中心副调度长胡春平说。

  但实际情况却不容乐观。

  2015年春节前后,西部管道公司最高日输量曾达到1.4亿立方米,当时西一线和西二线所有站场压缩机组打破常规的“3+1”运行模式,4台全部投入使用。没有备机,也就意味着只要任何一台压缩机出现问题,整个西气东输管网就有可能瘫痪,下游居民生活取暖生活用气就无法保障。

  2016年冬供来临时,两个选择摆在了西部管道人面前:一是采用2015年压缩机全开的保供模式,二是用最短的时间投产西三线西段和轮吐线共36台压缩机。

  “继续采用2015年模式,意味着这个冬天我们比较难熬。而如果投产36台压缩机组,按照保供形势,必须在两个多月内完成,这不仅在西部管道属于首次,在同行业中也没有先例。”公司总经理助理、工程技术处处长许春江说。

  但是沉甸甸的保供责任不容西部管道人迟疑!面对紧迫的局面,公司党政领导大胆决策,果断下达了动员令。

  “用劳动竞赛的方式,3个月内,必须完成西三线西段9座站场31台电驱压缩机组的投产,还要完成轮吐线二期增输工程涉及的两座站场5台电驱压缩机组,同时还要在竞赛期间实现公司所辖全部压缩机组热备的目标,为天然气管网平稳运行和冬季保供提供强有力的保障。”西部管道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闵希华发出命令,誓要啃下这块“硬骨头”。

  一个个投产测试方案,一项项压缩机操作和运行规程,一类类现场应急预案,出现在了西部管道所有参与投产人的手中。

  “按照原来压缩机投产的速度,仅西三线西段31台压缩机全部投产大概需要3年时间,而现在要在冰天雪地的冬季两个月内完成,可以想象难度之大。”玛纳斯作业区党支部书记贾崇康说。

  时间紧、任务重,冬季投产环境差,这一切都被抛在了脑后,选择迎难而上的西部管道人吹响了压缩机投产劳动竞赛的号角。

  众志成城,只为如期投产

  压缩机投产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既考验运营单位的组织管理能力,又考验着设备厂家的产品质量和保驾能力。开局就是决战,起步就是冲刺。据统计,19台进口压缩机和17台国产压缩机的投产不仅牵动公司24个部门和基层单位,还牵涉EPC6、监理、TMEIC、沈鼓等80多家外部单位和厂商。

  TMEIC公司项目部经理滨崎聪太郎是最早进入张掖压气站的国外厂家人员,随着劳动竞赛进入攻坚期,TMEIC公司工作人员由1人增至5人,张掖压气站内人员也由本来的30多人增至100多人。

  “外方的工程师都住站外,一天工作顶多5个小时。进入攻坚期后,5个小时明显不够,我们就想各种办法把他们留在站内。”张掖压气站副主任孙震东说。

  张掖作业区主任文剑的办公室成了外方工程师的休息室,图书室变成了技术室,吴秀亮等5名员工也腾出了自己的床铺,开始了两个月找铺睡觉的日子。

  即使如此,外方人员仅5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仍然无法满足投产需要。

  “一要加班,滨崎聪太郎就拿出日本的法律,一周必须休息一天!”文剑说道。天气越冷,保供压力越大。西部管道人不仅仅是在与时间赛跑,更是在为自己肩负的保供责任而奔跑。

  滨崎聪太郎等人的态度在一次抢险后发生了改变。那天,压缩机矿物油分离器电机因温度过低而超载,如果第二天再起运,会耽误几个小时的调试时间,文剑和同事们硬是在零下二十几摄氏度气温下,拿着吹风机连夜加热,确保了第二天的正常投用。

  滨崎聪太郎等人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至此他们自愿放弃休假,你的事,我的事,变成了我们的事。

  就在张掖压气站全力开展机组调试的时候,相隔140多公里的永昌压气站正在测试的2号、3号机组已经临危受命,上了“保供战场”。原来,11月20日,永昌压气站在排查机组厂房地沟时,发现有天然气泄漏,紧急停运了西二线3台机组。而此时正值冬季保供,压缩机不能停,于是正在测试的两台机组临危受命“值班”30个小时。

  “正是这两台机组及时运行,保证了管网平稳运行,让我们的保供工作没有掉链子,也让我深感早投产、早受益的重要性。”永昌作业区主任赵康说。

  11月29日,永昌压气站3台国产电驱机组全部完成投产调试。第二天,赵康、张蕾等41条蓄须明志的好汉,剃掉了留了一个多月的胡须。“竞赛一开始我们就约定,投产成功前决不刮胡子!”赵康说。

  永昌压气站的成功调试激发了远在千里之外轮吐线吐鲁番站所有人的干劲。11月29日下午18时,吐鲁番压气站3号机组完成24小时测试,准备开始进行防喘测试。而此时已连续加班多日的厂家调试人员疲惫不堪。

  连木沁作业区主任周育前说:“他们确实很累,但我们不能等,于是我就把作业区技术人员全叫来。厂家指导,我们自己连夜干,硬是把原定两天完成的工作用3个小时完成。”

  一心只为投产,一切只为保供。在1月12日,30台电驱压缩机组投产后,轮吐支干线日管输能力就从3400万立方米提高至4800万立方米,而西二线三线联合日管输能力从1.2亿立方米提高至1.6亿立方米。

众志成城  千人力保西气东输管线压缩机投产

  收获硕果,竞赛拼出佳绩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压缩机投产劳动竞赛的圆满完成,底气来自公司推行多年的区域化运维、基层标准化建设和基础管理体系的执行落地,更得益于公司连续多年开展的压缩机优化运行劳动竞赛。

  “公司十分重视压缩机核心的本质安全,并制定了多项压缩机运行指标。就拿平均无故障时间这个指标来说,2012年,所有压缩机的平均无故障时间在1400小时左右,到2014年这一指标上升到了2400个小时。目前,所有压缩机均能达到4500个小时,说明我们的管理、技术均有了跨越发展。” 生产运行处葛建刚说,“即使在压缩机投产劳动竞赛期间,各场站压缩机组可用率指标达到98%,平均无故障停机间隔时间达到4819小时。对比2016年全年综合评估指标,可用率95.29%,平均无故障停机间隔时间3419小时,这些关键考核指标都有明显提升。”

  这些数据变化的背后,是连西部管道人自己都计算不清的付出与坚守,但更多的是满满的收获。

  赵康说:“压缩机投产是一次好机会,各类专家都在现场,不懂就问,我们作业区的许铎、张蕾更是放弃休假,每天紧跟着厂家人员问各种问题。那就是一个大学堂。”

  “俗话说,‘独木不成林,单丝不成线’。在参与投产中,我不仅学会了要严谨地对待工作,更是亲眼见证了团结的力量。这次我要为我们自己点赞!”张掖作业区曹旭说。

  曹旭的这个赞不仅是送给自己的,更是送给所有参与投产的西部管道人的。

  压缩机投产劳动竞赛在“极速”提升西部管道一线员工整体素质的同时,还创造了油气管道行业一次投产压缩机数量最多、单位时间内投产效率最高、整个集团公司投产相同压缩机时间最短等多个第一。

  西部管道很多基层单位还利用压缩机投产劳动竞赛的机会,开展了设备对比分析。以图纸为基础,结合现场情况,全面查找“西气东输”西二三线主工艺流程、系统逻辑、干气密封、滑油系统等之间的区别,查找差异,总结规律,分析优劣,为西三线后期平稳运行打好基础。

  边建设边投产,使得西部管道的运维人员更直观了解所有设施设备的内外构造,为管道后期的设备维护更新提供基础,也为中国石油相关企业开展类似工作提供了可借鉴模式,特别是为随后西四线、西五线、中俄西线等重点工程建设工作的管理建设提供了有效的实际经验。

相关阅读

卷首语

10
竞争不是输赢,是机会

  压缩机行业在国家4万亿计划刺激消退之后,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暖冬,并在去年底又迎来了新一波增长高潮。然而,在行业需求快速增长、市场

人物 • 专访

  ——专访IHI寿力压缩技术(苏州)有限公司总经理 岩田健嗣  IHI寿力压缩技术(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