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
SUMMARY

压缩空气节能与碳资产效益简论

   压缩空气已经是现代工业不可缺少的重要动力能源,而绝大部分压缩空气必须通过消耗电能获得。现代工业发展迅猛带来的温室效应将影响地球气候变化,为了保护地球,保护生存环境,《巴黎协定》为全球合作应对气候变化问题指明了方向和目标。中国作为《巴黎协定》的缔约方之一,积极开展应对气候变化工作,通过碳资产交易在七个省市和十三个行业试点,逐步向全国推广,承诺将在2030年左右达到碳排放峰值。压缩空气设备作为耗能大户,在今后十年内一定是节能减排的重点关注对象。
 
  一、温室效应
  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向大气中排入的二氧化碳等吸热性强的温室气体逐年增加(人类用了240年时间,使大气中CO2浓度从280ppm上升到355ppm),大气的温室效应也随之增强。
  温室效应主要是由于现代化工业过多燃烧煤炭、石油和天然气产生的及汽车尾气中含有的二氧化碳气体进入大气造成的。
  温室效应带来的后果:
  ○ 全球变暖
  ○ 地球上的病虫害增加
  ○ 海平面上升
  ○ 土地沙漠化
  ○ 缺氧
  ○ 破坏海洋生态
  ○ 打乱水循环
  ○ 男女比例失调
  ○ 农地积水疟疾肆虐
  ○ 雨林逐渐消失
  ○ 新的冰川期来临
  ○ 全球气温将会上升2摄氏度
  为了阻止和延缓温室效应,2016年4月22日,100多个国家齐聚联合国,共同签署了一份全球性的气候新协议《巴黎协定》,主要目标是将本世纪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并将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前工业化时期水平之上1.5摄氏度以内,从而避免“更灾难性的气候变化后果”。
  采取的措施就是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简称“碳排放”)。中国作为协议中重要的缔约方,对于巴黎气候协定提出了多项2030年目标:
  ①二氧化碳排放到达峰值,并争取提早达到峰值;
  ②相比2005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下降60%;
  ③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
  ④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45亿立方米。
 
  二、压缩空气
  压缩空气作为工业生产的四大能源(煤炭、石油、天然气和压缩空气)之一,已被广泛使用于电子、医药卫生、制造业、冶金、纺织、石油生产炼化及化工、电力、食品、生物化工等等各个领域。压缩空气是-种重要的动力源,与其它能源比,它具有下列明显的特点:
  ①清晰透明,输送方便,没有特殊的有害性能。
  ②没有起火危险。
  ③不怕超负荷,能在许多不利环境下工作。
  ④空气在地面上到处都有,取之不尽。
  根据能量守恒,压缩空气的获取是需要消耗能量的。压缩空气在当今工业所用的总能源中占到约10%左右,而绝大部分耗能来自电力。对于一些压缩空气使用大户,压缩空气的耗能占到企业总能耗的25%以上,因此,压缩空气对于工业企业来说,算是耗电大户,具有很大的节电空间。
 
  三、碳排放计算
  我国是以火力发电为主的国家,火力发电厂是利用燃烧燃料(煤、石油及其制品、天然气等)所得到的热能发电的。节能增效减排和使用可再生能源,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两个关键。
  如何计算二氧化碳减排量的多少呢?以发电厂为例,节约1度电或1公斤煤到底减排了多少“二氧化碳”?
  每节约1度(千瓦时)电,就相应节约了0.4千克标准煤,同时减少污染排放0.272千克碳粉尘、0.997千克二氧化碳、0.03千克二氧化硫、0.015千克氮氧化物。
  1度电= 0.997千克“二氧化碳”;1千克标准煤= 2.493千克“二氧化碳”。
 
  四、碳资产
  碳资产是指强制碳排放权交易机制或者自愿排放权交易机制下,产生的可以直接或间接影响组织温室气态排放的碳排放权配额、减排信用额。 碳资产可以交易,在碳交易体系下,政府将分配给企业一定的配额;企业可以根据配额及生产需求控制碳排放量,并且可以通过碳交易获得或出售碳资产。
  碳资产将成为工业企业特别是大型国企及耗能大户利润增减的重要影响因素。而大型国企及耗能大户往往也是压缩空气使用的大户,对于大的压缩空气供应商来说,是每单必争的市场和客户。
  既然是资产,就会存在买卖关系。上面提到了,国家每年的碳排放额度是一定的,由政府分配给每个企业一定的配额,当企业有增加碳排放额需求时,就需要到碳交易市场购买;当企业的碳排放额有富余,也可以拿到碳交易市场去卖。因此,碳交易被演绎为金融衍生品。
压缩空气节能与碳资产效益简论
  中国即将迎来全面的碳约束时代,以二氧化碳为代表的温室气体排放权已经成为一种具有金融价值的稀缺商品,逐渐成为企业继现金资产、实物资产和无形资产后又一新型资产——碳资产。
  在国家统一碳交易市场运行后,将有更多的企业被纳入到控排体系中来。在“十四五”规划期间,全国碳市场的配额将达到30多亿吨,覆盖我国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的30%左右。当今工业生产中,国家生态部对2013至2018年任意一年温室气体排放量达2.6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及以上的重点排放单位进行碳排放进行监控,范围覆盖电力、建材、钢铁、有色、石化、化工、造纸、航空行业等行业。2013年以来我国七个试点碳市场(北京、天津、上海、湖北、重庆、广东和深圳)先后启动,截至2019年12月2日,纳入七个试点碳市场的排放企业和单位共有约2900多家,累计分配的碳排放配额总量约62亿吨,累计完成了1.8亿吨线上配额交易量,达成线上交易额41.3亿元,其中2019年度七个试点碳市场共分配配额约11.6亿吨;完成线上配额交易量2187万吨,达成线上交易额7.7亿元;成交均价约为35.3元。北京最高为80元/吨左右,重庆30元/吨左右。碳价在未来将会达到200~300元/吨,市场规模达千亿级别。另据了解,欧盟要在五年之内将碳价上涨至55欧元。
  以上地区和行业都是每个压缩空气供应商梦寐以求的市场和客户,而压缩空气耗能与减排,也是这些地区和行业客户越来越关注的重点。因为在碳排放配额不能增加的情况下,压缩空气能耗大户的节能减排,不仅是企业降低成本需求,也是碳资产增加的重要手段。往往在这些地区或行业竞标时,绝大部分压缩空气供应商只注重品牌宣传,价格比拼,付款条件让步及节能计算,而忽视了碳排放的阐述和量化,碳资产的增减。如何突破压缩空气设备销售的红海市场,研究碳资产增减手段将是通向蓝海市场的指南针。这也是国家十九大提出的“绿色发展”的战略思想。

  • 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与我们联系索取原文。
    E-mail: magazine@compressor.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