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
SUMMARY

国内压缩机企业规模“陷阱”浅议

   如果以人员规模、资产规模和经营规模等划分,国内压缩机行业95%以上的企业将被划归到中小型企业行列,且其中绝大多数还属于小型企业。因此,中国中小型企业遭遇的通病——多而不强、附加值偏低、工艺设备落后、盈利能力弱等一系列问题,全部被压缩机行业的中小企业遇到了。于是,很多人将国内压缩机企业竞争力不强归咎于规模不大,认为只要企业上规模,一定会变强,一切难题将会迎刃而解。
  正如曾几何时,中国企业对规模的追求近乎痴迷,很多企业把进入世界500强、成为某个领域世界第一做为自己的目标和愿景,却对社会贡献、社会责任和利润置之不理,这与许多世界上很多伟大企业的愿景不同:IBM的愿景是“带动人类的进步”,通用电气是“使世界更光明”,乔布斯更是鼓励麦金塔电脑的开发团队“在宇宙间留下印记”。
  相比之下,中国一些企业似乎把结果和目标本末倒置了。我们不禁要问:做企业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2018年7月19日,中国人最看重的榜单——《财富》杂志世界500强公布,中国共有120家企业上榜,比一年前又增加了5家。从上榜数量上看, 美国第一,有126家;中国第二,有120家;日本第三,有53家。中美并驾齐驱,日本已被远远甩在后面,按照这种趋势,两年之内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500强最多的国家。每当中国媒体上报道某家企业成为世界第一或某种产品成为世界第一时,都会令很多中国人欢呼雀跃、兴奋不已,“世界第一”就像一针强心剂,一次次点燃了中国人民的爱国热情。久而久之,世界第一成为中国人的一种理想,一种神圣的目标和追求。
  虽然中国有120家企业进入世界500强,可其中不少企业的销售收益率和净资产收益率却很低,500强的销售收益率达6.3%,净资产收益率达到10.9%,而中国企业销售收益率为5.1%,净资产收益率只有8.9%,而且连年下滑,其中10家中国上榜银行的总利润,占到了111家中国大陆上榜企业总利润的50.7%。相比之下,美国银行总利润仅占126家美国上榜企业利润的11.7%。除此之外,所有上榜的房地产企业都来自中国大陆,恒大、绿地、保利、万科和碧桂园垄断了世界前5名。如果不考虑10家银行和5家房地产企业,中国企业的利润将惨不忍睹。现在我们才真正理解,美国一个制裁政策就让中国的明星科技企业中兴通讯几乎倒闭的原因了:中国企业大而不强,很多上榜的中国企业只是世界500大企业而已。
  随着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压缩机销售市场,虽然中国绝大多数压缩机企业属于中小型企业,但仍有数量不少的压缩机生产制造企业在总销售额、总资产、员工数量、年产能(台套)等规模指标上均名列国际前茅。然而,在销售利润率、人均销售额、资产回报率等效率指标上,中国企业却鲜有靠前者。
  很多人以为,随着压缩机销量的增加,企业的“规模红利”将会显现出来,一旦突破亏盈平衡点,利润必然会不断上升,赚得钱也会越来越多(图A)。但是,实际上随着销量的增加和产能的扩大,市场上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企业的利润变得越来越薄,如果管理水平没有得到提升,随着市场的波动,企业很容易遇到第二个盈亏平衡点,甚至掉进亏损的陷阱(图B)。
 
国内压缩机企业规模“陷阱”浅议
国内压缩机企业规模“陷阱”浅议
 
  很多中国企业的经历也证明了这一点,财富500强和压缩机行业的数据也打了很多人的脸,颠覆了人们的固有观念,也促使我们静下心来思考其中的原因。
  随着中国社会经济尤其是工业的高速发展,很多压缩机企业都享受到市场爆炸式增长带来的红利,产量和销量都成倍增长。但是,这种高速增长并不一定会带来管理的提升,而且随着国家的发展,增长的速度必然会放缓,粗放式的增长如果不能提升到精细化的管理,必然造成各种管理成本的上升,加上投资并购、产能过剩、激烈的竞争、劳动力成本攀升和市场巨幅波动等因素,很多企业的利润率和资产回报率都进入了下行通道。规模的增加并没有给企业带来预期的“规模红利”,相反,由于投资回报的拖累,管理上的不成熟,不少企业的净利润不断下滑甚至出现亏损的情况。
  不久前,《日本经济新闻》研究了2007到2017年300家中国上市国企的数据,发现这些企业的规模越来越大,但经营效率却一路下滑,企业的净资产收益率从2007年的15.6%下降到了2017年的7%,资产回报率从7.8%下降到2.8%。随着企业的发展和并购扩张,企业的负债率也显著增加,2017年底,这300家总负债额首次超过10万亿元,是10年前的四倍。
  显然,做大不等于做强,如何在企业规模扩大之后提升企业的管理水平,是摆在中国企业管理者面前的一个新的挑战,毕竟管理一家1万人的企业与管理一家100人的企业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同样功率的一台压缩机,能效相差无几,但中国企业的产品定价与国外TPO5仍有相当大的差距,利润率自然低了不止一筹。从根本上讲,中国企业面临的挑战还是竞争力的差距。然而,到目前为止,业内不乏仍有不少人痴迷于“量产”、“规模”、“低价”等贪大求全的老套路。在技术变革大趋势下,依靠传统资源消耗、压缩机“论斤卖”的企业,市场上虽然肯定有它的一席之地且会长期存在,但其生存环境必定越来越难,挑战也会越来越大,价格一波会比一波低。有些企业即便当下拥有一定的规模和销量,但若没有更多的自主创新,企业终将被限制在“虚胖”的躯壳里,因为市场上永远会有更低的价格出现。
  中国压缩机行业已经从增量市场进入了存量市场,在发展后市场(维修服务、配件、租赁和二手设备,以及其它增值服务等)方面,内资企业与国际领先企业的差距就更大了,很多企业在不断延长质保期限的同时,对如何发展后市场从而在服务中分一杯羹却一筹莫展。
  按照工业体系完整度来算,中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全部工业门类都能在中国找到。与此同时,中国地域辽阔,因而对压缩机的总需求巨大,这对设备销售是个优势,但对维修服务来说却是个巨大的挑战,服务半径过大使得原本就不高的服务效率更加低下,维修服务的人均营业额非常低,后市场成了中国企业效率的“低洼之地”。
  在巨大的设备保有量面前,很多中国代理商并没有做好准备,根本无力应付,他们既没有足够的服务人员、及时的配件供应,也没有足够的技能为客户提供一流的支持,巨大的销售规模在后市场变成了很多代理商的负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量客户在设备质保期结束后流失,后市场对代理商来说只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通过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可以提升压缩机后市场的服务效率,提升中国企业的竞争力,但中国企业老板首先必须放弃跟风的投机心理,踏踏实实、兢兢业业地提升企业的经营效率和管理水平,不忘企业家的初心,思考一下:我们做究竟为了什么?
 
  • 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与我们联系索取原文。
    E-mail: magazine@compressor.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