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HOT POINT

纺织服装出口遇寒冬 空压机痛失重要市场

  经济全球化下,中国影响世界,世界也同样在影响中国。自从新冠爆发以来,中国及时按下暂停键以抗疫,彼时全球都受到了世界工厂停工带来的影响。如今,经过艰难的抗疫之后,国内许多行业开始慢慢复工,但是国外很多国家和地区却深陷疫情泥淖之中。这对全球各个行业均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与航空、旅游、餐饮、娱乐、影视业一样,外贸服装业遭受直接重创,而且作为全球化的长产业链和劳动密集型的产业,纺织服装行业受到的破坏更深,短期恢复的难度也更大,其中就包括将其作为重要应用市场的空压机行业。我们知道,空压机是纺织行业最为核心的设备之一,在服装行业上游纺织业里,纤维物料输送、胶辊加压、移动工位、喷射气流加工、射流自控技术、清洁部件等各个环节都要用到压缩空气。但与此同时,一旦纺织、服装加工厂减产、停产,对空压机这些设备的需求也必然会随之大量减少。
 
  纺织服装外贸行业彻底寒冬
  3月初以来,境外疫情加速蔓延,中小外贸服装企业失去订单的风险逐步上升。“今年前2个月,中国货物贸易出口总值为2.04万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5.9%。随着国际疫情进一步扩散,外贸进出口形势可能还会进一步恶化,需要及早做好应对准备。”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在3月30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说。
  4月初,依赖中国供应链的国际服装大品牌,如Zara、H&M、优衣库、耐克、阿迪达斯等与中国代工厂紧密合作的各大品牌都关闭了欧美市场店铺,比如Zara关闭全球3785家门店,其西班牙门店全部关闭。国际纺织服装贸易和出口订单下降成定局,纺织生产与贸易企业已陷入困境。
  商务部外资司司长宗长青4月3日在应对疫情稳外资网上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我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但疫情在境外呈加速扩散蔓延态势。物流堵点从国内变成国际,欧美多地港口关闭、航线停飞,空中运力缩减了一半、费用大幅上涨。供应链断点从国内移至境外,国内产业链、供应链加快修复,但欧美日韩多处工厂停摆,外资企业所需部分高技术中间件、新材料面临断供。出口订单痛点从产能不足变为外需萎缩,境内企业产能逐步恢复,但境外需求下降,订单取消或延迟,对企业经营发展造成了新的冲击。
  有外贸企业表示有来自意大利的订单被取消,也有来自韩国30万米订单被取消,事实证明目前的纺织企业“内忧外患”。大量实体店的国内品牌,目前压力都很大。很多品牌急于出货,老板带头在朋友圈里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为求生存,一些品牌已开始裁员。
  不管订单取消还是减少,这些企业的日子都比较苦涩,大多数都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现在减少人工成本是大势所趋,有不少服装外贸企业为压缩经营成本而被迫“放假”。至于放假到何时,可能是两三个月也可能是更长的时间,这一切都是要看全球疫情防控的效果和经济恢复的程度来定。
  一些工厂是在拖欠下游原料生产厂家账款、拖欠工人工资的情况下经营。很多品牌与工厂的交易是赊销模式,运作订单2-3个月,出货后2-3个月回款,长期没有进项,工厂要垫资运作、支付人工,如果财务状况不佳,在此次疫情期间或许会难以维持。
  目前,面料贸易端订单取消已经陆续转移至织造厂和印染厂,有印染厂的业务员表示订单被临时叫停或者拉来后急忙叫停的单量并不少,占了总共订单量的3成左右。
  “国际纺织之都”绍兴柯桥一家外贸企业的老板表示,海外疫情影响是致命的,欧洲工厂订单减少、库存积压,有一半货款可能收不回来。很多工厂的现金流坚持不了三个月。
  原料贬值、去库存难、利润骤减成为目前纺织老板心中的“刺”。对于他们而言,只有需求尽快恢复才能缓解这些压力。可从企业的反馈情况来看,大多数企业新单情况可以说是“清汤寡水”,与往年“金三”热闹的场面不能相媲美。
  天虹纺织是全球最大包芯棉纺织品供应商之一,其徐州工厂是做纱线的中型工厂,该工厂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出口导向的中国服装产业链受欧美疫情影响很大。纱线是服装的上游原材料,织布厂采购纱线织布,再将布匹售给印染厂,印染厂将布供应给服装厂。此次疫情首先影响成衣的内销和出口订单,影响再传导到上游印染、面料,再触及织布,织布反馈到纺纱。“现在上游纺织、印染、面料,以及下游服装企业态度都很谨慎,不像往常那样做大规模采购原材料的规划。”
  目前纱线的上游原材料棉花的价格也在下跌。据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数据及期货数据,近期棉纱价格、棉花价格都在下行。
 
  做好和疫情打持久战准备
  4月初,大型生产商看到了一丝转暖迹象。在中国市场,疫情初期确有一些客户因调低需求预测而削减订单,但近日有些客户提高了订购量,他们认为国内的疫情已经受控,预期业务将会恢复增长。另外,有些客户因为其他供应商还未能恢复正常生产,所以就转过来下订单。
  而有些服装从业者表示,目前一些服装企业已经在布局夏季、秋冬季产品,但没有出现比去年同期押宝更大的现象。2020年经济生活方方面面都受到影响,消费者信心指数不会恢复得太好。可能的情况是,因资金实力,一些品牌停止运作、出局,被资金实力更强的品牌瓜分市场。因此对一些品牌,市场重新洗牌的可能性是一个机会。预计国内服装消费要等到5月1日才会恢复,并期待“五一”小长假能给市场恢复带来质的飞跃。
  服装业从业者目前普遍认为,疫情过后也不大会出现所谓消费的报复性反弹,由于疫情期间购买意愿被压制,消费恢复后会有消费小高潮出现,他们希望疫情过去后服装消费能恢复到以往水平。
  不少老板表示,已经在做和疫情打持久战的心理建设。“未来3~6个月可能会比较困难。”一布商表示。但从长远看他不担心,“我对击退疫情还是有信心。”另一布商也认为,市场不会一下子变,但3~6个月后总会变好。
  工厂老板们也在通过中国疫情的持续时长,判断欧美的疫情状况,他们认为有可能欧美国家会需要更长时间去控制疫情。同时开店后还需要清理消化一部分库存积压,服装产业链真正迎来转好,也许需要半年。现在能做的是现金为王,不要积压库存,避免被拖欠钱。
  • 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与我们联系索取原文。
    E-mail: magazine@compressor.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