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HOT POINT

熔喷布市场向好 空压机挑战与机遇并存

  眼下全球抗击疫情最需要的物资除了呼吸机,非口罩莫属。很难想象,全球很多拥有高端制造业的国家,竟然在小小的口罩上犯了难。
  追根溯源,主要卡在生产口罩的关键材料——熔喷布极度缺乏。
  阶段性失衡
  熔喷布被称作口罩的“心脏”,是生产医用和N95口罩的关键性材料。一般医用性口罩主要由三层构成(SMS),内外两层均为纺粘层无纺布(S),中间的过滤层为熔喷无纺布(M),利用超细纤维的网状结构和静电吸附病毒粉尘、飞沫,起到阻隔和防护作用。1吨熔喷布至少可以生产100万只普通口罩或30万只N95口罩。
  口罩的生产链大致是,聚丙烯-熔喷料-熔喷布-口罩。上游化工原料聚丙烯和熔喷料国内产能均处于过剩状态,价格也一直保持稳定。我国熔喷布产业相对小众,每年用于口罩生产的熔喷布大概1万吨左右,大企业每天产量也就是10吨左右。正常情况下,市场需求较为平稳,行业整体呈现小而散的特点。
  为保障疫情期间应急物资供应,鼓励企业扩大生产口罩,国家采取兜底收购政策,也吸引了诸多跨界生产商。疫情导致口罩用量激增,上线了大量的口罩机,却没有熔喷布,成为口罩扩产的最大瓶颈,即使价格已从疫情前的每吨2万元疯涨到40万元,依然“一布难求”。世卫组织表示,目前全球口罩库存已经耗尽 ,不少国家已发出口罩告急的信息。
  危中也有机
  这次疫情对压缩机行业来说,虽然短期影响有限,但前期“封国封城”造成的员工无法到岗、客户无法开工,设备无法运输、销售无法下市场是实情。且长远来看,因外国疫情蔓延,外贸萎缩已成定局。
  不过,危中也有机。比如上述熔喷布就为压缩机行业带来增长新机遇,不管是更加节能高效的空压机,还是近年来众多企业都在大力推进的鼓风机产品,都在熔喷布生产环节是必须设备之一。
熔喷布市场向好 空压机挑战与机遇并存
  熔喷非织造工艺是利用高速热空气对模头喷丝孔挤出的聚合物熔体细流进行牵伸,由此形成超细纤维并凝聚在凝网帘或滚筒上,并依靠自身粘合而成为非织造布。在熔喷工艺里,需要大量的热空气,空压机输出的压缩空气经除湿后输送到空气加热器加热,然后再送至熔喷模头组合件。
熔喷布市场向好 空压机挑战与机遇并存
  随着全球疫情的快速变化,熔喷布的进口渠道会快速收窄,中国又有望成为解决“口罩荒”的最大希望。有业内人士指出,如今类似非典、禽流感、埃博拉、新冠肺炎此等传染性疫情几乎每隔几年就可能爆发一次,口罩的用量随时会出现不定期增长,必须形成与之匹配的熔喷布产能储备,这是国产空压机/风机行业的新增市场机遇,也是对国产品牌的挑战。
  熔喷法非织造布的特点之一是纤维细度较小,通常小于10μm,大多数纤维细度在1-4μm。从熔喷头喷丝孔到接收装置的整条纺丝线上各种作用力如果不保持平衡(高温高速气流的拉伸力波动、冷却空气的速度和温度等的影响),会使熔喷纤维细度大小不一,就无法生产出合格的产品。这样苛刻的用气需求,对空压机/风机的稳定性、可靠性等自然提出了更高要求。
  业内专业人士表示,不仅是熔喷模头、熔喷丝板,包括风机、压缩机等熔喷布生产线配套设备在精细化和稳定性上都与国外产品存在一定的差距。
  例如,3月29日,年产500吨的熔喷布生产线仅用35天在中国石化仪征化纤投产。这是继燕山石化之后,我国建成的又一个大规模熔喷布生产基地。作为国内最大的医卫原料供应商,中国石化两次扩建,迅速建设16条熔喷布生产线,其中燕山石化4条、仪征化纤12条。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仪征化纤的熔喷布项目共涉及22类设备,从核心设备熔喷头到普通螺栓、配件全部为国内紧急制造,国产化率达95%以上,但是却紧急采购了1台进口风机。
  不过,国内空压机/风机产品并非毫无作为,业内已有一批企业通过优异的技术参数、精湛的制造工艺、良好的用户口碑,将产品销往熔喷布、口罩用户手中,尤其是37kW的机器供不应求,还带动了储气罐、滤芯等配套产品的销量大涨。
  一直以来,熔喷布产业就是“散兵游勇”,发展极端不平衡,缺乏自有核心技术。每次疫情过后总有一批企业倒闭和破产,这已经是行业规律了。
  不过,危中有机,这次疫情不仅使熔喷布增产,更是借助国内熔喷布、口罩产业兴起使以空压机/风机为首的通用配套产业,树立中国品牌形象,为社会提供真正好产品的时机。让医疗制品产业走可持续、高端化道路,保持产业旺盛的生命力。
  • 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与我们联系索取原文。
    E-mail: magazine@compressor.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