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HOT POINT

新冠疫情对制造业影响深度大周期短

  尽管新冠疫情传播性强,对制造业的负面影响范围较大。但由于中国医疗体系的发展、发现和防控时间较早、制造业等支撑体系较为先进等原因,本次的疫情对制造业影响的深度和时间周期将更短。
 
  2019年末中国制造业的基本面,在外力(主要指贸易摩擦)、内力(主要指宏观经济增速下滑)的影响下,整体开始企稳回升。但新冠疫情带来了2020年第一个超级黑天鹅,由于复工推迟、需求降低,疫情势必会对中国制造经济造成一定冲击。
  一方面,制造业本身会因为复工延迟、流通减速等原因,造成短期的生产滞后;另一方面,由消费、服务、进出口领域的影响也会蔓延到制造业,会反应在制造业订单量、库存量的减少。
  借鉴非典时期的表现来看,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是有限的、短暂的、一次性的,相比于经济周期带来的影响,疫情对制造业的影响较小,但相对于非典时期对经济的影响较大。
 
  相对非典时期,我国制造业发生了什么改变?
  相对于非典时期的2003年,中国制造业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首先,我国核心产业已经从以制造业为主的第二产业,转移到第三产业,疫情对制造业的传导机制可能发生改变;其次,我国目前所处的目前周期和国际环境与2003年相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制造业面临的大环境发生了改变;最后,目前我国制造业自动化水平相对2003年也有了很大提高,抗击与修复能力将大幅提高。
  1.第二产业不再是国内最强主力,疫情间接影响程度可能较大
  2019年中国第三产业占比已达到53.9%,超过第二产业的39.0%;而在2003年,第二产业占比最高,为45.6%。
  一般疫情最直接影响的是以餐饮、旅游、交通、零售为主的第三服务业,对制造业的直接影响主要体现在劳动力、原材料等供给不足方面,而第三产业传导而来的影响体现在需求量、订单量、生产模式等方面。
  随着第三产业成为我国经济主力,本次疫情对制造业的间接影响程度比非典时期更强(见图1)。
新冠疫情对制造业影响深度大周期短
  2.所处周期和国际环境不同,出口由增长转为平稳,周期由上升变为下降
  与2003年非典时期相比,我国制造业处在完全不同的历史阶段。2003年非典时期,由于基建、WTO等利好因素影响,中国制造业处在快速上行的机遇时期。
  工业企业产成品存货累计增长率在2003年非典时期仅仅是增速放缓,随着疫情结束,增长率继续飞速上涨。
  2008年金融危机使得中国制造业从上升区间转变为下降区间,2017年末开始的中美贸易进一步加剧了中国制造业的下行趋势(见图2)。
新冠疫情对制造业影响深度大周期短
  另外,在非典时期,中国制造业出口也处在高速发展的时期,非典几乎对工业企业出口额没有产生较大的影响(除了季节等周期性波动),而在2015年前后,中国工业企业出口交货额也从增长区间变为稳定区间(见图3)。
新冠疫情对制造业影响深度大周期短
  因此,2003年中国制造业处在非常强的上升周期,在这样的周期里,疫情的影响对长期趋势影响较小,只会引起短时间的波动。而本次疫情是中国处在产业下降、出口平稳的周期内,疫情的影响将会更加显著。
  3.自动化水平不同,制造业的抗击打和修复能力增强
  虽然本次疫情所处的基本面不如非典时期,但随着技术的发展,中国制造业整体自动化水平已经远超2003年。
  如今中国制造业大部分已经走过自动化阶段,全流程进入数字化。由wind统计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第二产业劳动效率已经是2003年的一倍。同时根据中国经济信息社数据显示,中国智能制造发展情况在全世界范围内属于第二梯队,强于南非、巴西、印度等新兴制造业国家,但次于美国、日本、德国。
  有了机器、网络和软件的支持,中国制造业的抗击打和修复能力都大大增强(见图4)。
新冠疫情对制造业影响深度大周期短
 
  新冠疫情对制造业影响几何?
  我们对比非典、金融危机、中美贸易战时期内,中国每月工业增加值的表现。可以看出,非典疫情对中国制造业的影响时间短、程度轻,且修复较快。
  在2003年,早在非典疫情稳定控制的5月,工业增加值已经修复至15%的水平,超越2002年同期(见图5)。
新冠疫情对制造业影响深度大周期短
  另外,根据最新的2020年1月PMI数据,疫情对制造业的影响暂未完全显现,其仅下降了0.2个百分点。
  目前,市场上普遍认为疫情对整体GDP增长的影响在1%以内,对交通运输、住宿餐饮、旅游零售业等第三产业影响最大,其次为制造、建筑等第二产业相关领域。同时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与疫情的控制时间相关度较大,从目前拐点时间来看,经济有可能在二季度就实现反弹。
  如西南证券分析师杨业伟认为:“本次疫情对经济的冲击集中在2020年1季度,可能导致当季经济同比增速放缓1个百分点左右,但冲击不具有可持续性,不改变经济总体走势。”
  光大证券彭文生认为:“依据疫情控制的相对乐观和悲观情形假设,对GDP增长的影响在0.4-1.0百分点区间,医药行业相对受益,零售、旅游、交运等行业受损较大。”
  恒大研究院任泽平认为:“餐饮、旅游、电影、交运、教育培训等行业冲击最大,医药医疗、在线游戏等行业受益。乐观情况下,2020年四个季度的GDP增速预计为4%、6%、5.8%和5.6%,全年5.4%。”
  另外,关于疫情影响的修复方面来看,兴业证券分析师王德伦、李美岑认为:“疫情能够在农历正月阶段得到有效抑制,正常的工业生产能够得到有效的恢复,将有助于整体经济的回暖,使疫情对经济基本面的影响更弱、时间更短。”
  综上,尽管新冠疫情传播性强,再加上中国城市化、交通发达,以及春节假日影响,疫情的传播速度、防控难度相对非典时期要大很多,也因此对制造业的负面影响范围较大。同时,中国制造业正处在震荡周期,疫情的影响将会更加直接的反应。但由于中国医疗体系的发展、发现和防控时间较早、制造业等支撑体系较为先进等原因,本次的疫情对制造业影响的深度和时间周期将更短。
  短期影响集中在三个链条:
  一是化工品制造产业链直接受到冲击,下游行业如橡胶塑料、造纸及加工,木材及加工、纺织业,三者叠加自身需求弱化以及对化工品的依赖,或存在一定影响。
  二是计算机、电子与光学设备、电气机械、通用设备整个上中下游链条受到一定区域冲击。产业升级端的仪器仪表行业由于对上述链条依赖,短期或也受到一定影响。
  三是由于复工推迟带来建筑活动延后,叠加汽车链条影响,对黑色、有色冶炼、金属制品制造业短期存在一定抑制。
  后续对受疫情冲击大的行业企业、中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支持,解决现金流短缺问题,是下一步政策重点。
  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地区、企业的支持,主要手段是财政资金支持+结构性优惠税费政策。中央、地方政府陆续出台了政策。央行会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联合出台30条政策措施。地方层面,江西出台20条措施,上海提出28条综合政策举措,浙江出台17条政策,等等。结构性税费政策包括给予税收优惠、免除定期定额税收负担、适当下调职工医保费率等。
 
  • 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与我们联系索取原文。
    E-mail: magazine@compressor.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