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HOT POINT

多地“僵尸企业”出清 压缩机行业喜忧参半

  7月16日,国家发改委、最高法、工信部等13部门联合印发《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明确提出推动国有“僵尸企业”破产退出,对符合破产等退出条件的国有企业,各相关方不得以任何方式阻碍其退出,防止形成“僵尸企业”。
  当天,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当前,我国市场退出面临的突出问题主要是,主体退出的渠道不通畅、激励约束的机制不健全、配套的措施不完善、退出的成本较高,而这些原因,使得退出的主体比例明显偏低,从而影响了市场机制作用的发挥,不利于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
 
  清理僵尸企业
  在市场主体退出方面,占比较大的“僵尸企业”备受关注。
  在发布会上,孟玮介绍,《方案》在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方面提出相关改革方案,包括将从市场主体退出方式、清算注销制度、破产法律制度、特殊类型市场主体退出和特定领域退出制度等多方面着手,畅通市场主体退出渠道。
  《方案》明确规定,不得通过违规提供政府补贴、贷款等方式维系“僵尸企业”生存,“对符合破产等退出条件的国有企业,各相关方不得以任何方式阻碍其退出,防止形成‘僵尸企业’”。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晓晶测算,如果我国能够通过破产重组处理好“僵尸企业”,大概能使企业部门杠杆率下降6个百分点左右。
  但在现实中,一些“僵尸企业”存在着不愿退出的问题。“僵尸企业”占据着厂房、设备、土地等资源,一些地方政府并不情愿清理僵尸企业,因为能解决一部分就业问题。“因此,一些‘僵尸企业’其实主要是地方政府在用银行的贷款为其输血,所以‘僵尸企业’和政府、银行是联系在一起的。”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直言。
  不过,在2018年底,发改委就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僵尸企业”及去产能企业债务处置工作的通知》,其明确提出“在2020年底前符合破产清算条件的僵尸企业,一律应坚决破产清算”。
  目前煤炭、钢铁领域的“僵尸企业”破产退出已取得重大进展。“尚未完成压减粗钢产能目标的,力争在2019年全面完成任务;尚未完成煤炭去产能目标的,在2020年底前完成任务”,发改委此前已给出了煤炭、钢铁行业“僵尸企业”退出的时间表。
  在发布会上,孟玮也再次表态,煤炭生产企业努力增加有效产能的同时,要坚决淘汰落后产能,而钢铁领域要严查落后产能,倒逼落后产能加快退出。“有关部门将于三季度开展钢铁、煤炭领域督导检查,坚决防止已退出产能死灰复燃。”孟炜说。
  “把那些不能保证员工基本工资福利待遇,不能上交税收的‘僵尸企业’清理出局,解散后的资源会被其他企业吸纳。”杜兆勇就此建议,对一些大的企业要建立市场价格或价值反映体制,使市场、政府、社会、公众更方便了解企业,增加市场风险防范意识,避免企业突然破产给社会造成较大的损失。
 
  约束和激励并举
  此次《方案》提出,在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过程中坚持“约束和激励并举”,一改“过去以强制性行政和计划手段为主要方式”的做法。
  在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方面,“《方案》更加强调市场化,与过去以政府的行政、计划手段为主,形成鲜明的对比,这是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体现。”湖北统计局副局长叶青说,市场退出也是市场经济体制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孟炜介绍,《方案》提出的完善破产程序启动与审理制度、建立预重整与庭外重整制度、完善破产重整制度、建立破产简易审理程序等一系列改革举措,对于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有效配置市场资源具有重要意义。
  “过去,市场退出不畅的原因,在于涉及的监管部门过多,执行起来难度大,而此次《方案》明确规定由国家发改委做好统筹协调工作。”孟玮解释称,《方案》对有效破除低效无效市场主体退出难题、推动低效无效市场主体退出,做了全面制度性安排。
  事实上,自2015年提出供给侧改革以来,市场主体的退出问题就成为中国经济改革中的一个焦点话题。此前,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在今年3月的一次论坛上还透露,今年将制定“僵尸企业”退出实施办法。
  “在近几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及政府工作报告中,供给侧改革均被置于重要地位。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提到要稳步推进企业优胜劣汰,加快处置‘僵尸企业’,制定退出实施办法。”叶青说。
 
  多地量化工作指标
  为确保2020年年底前完成全部“僵尸企业”处置工作,今年以来,各地延续了上一年对“僵尸企业”的出清力度,并从不同的政策着力点加码“僵尸企业”出清。
  如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共同召开发布会,解读《关于企业注销若干问题的会商纪要》,运用法治化手段破解“僵尸企业”注销瓶颈,通过建立联动协调机制,解决了过去部分法定材料无法出具的问题;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台全国首个《关于“僵尸企业”司法处置工作指引》,为审理“僵尸企业”破产和强制清算案件提供规范性指引;内蒙古出台《内蒙古自治区深化国资国企改革两年攻坚行动方案(2019-2020年)》,要求2019年基本完成“僵尸企业”出清;安徽省发布《关于贯彻进一步减负增效纾困解难优化环境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若干意见的实施方案》,提出继续做好煤炭行业“僵尸企业”处置工作。
  随着“僵尸企业”出清通知的发布,包括安徽、陕西、河北、湖北、黑龙江、河南、内蒙古、宁夏等地均明确了2019年详细的工作目标。
  具体来看,安徽提出,2019年继续密切跟踪分析安徽省煤炭企业生产经营情况,及时发现“僵尸企业”并予以处置。同时,扎实做好煤炭去产能工作,2019年退出煤炭产能165万吨;陕西提出,2019年将处置78户“僵尸企业”,完成210万吨煤炭去产能任务;河北明确,2019年年内再压减钢铁产能1400万吨、煤炭1000万吨、水泥100万吨等。
  截至目前,部分地区“僵尸企业”处置工作已取得明显成效。2019年上半年,江苏依法依规取缔“散乱污”企业2471家,处置“僵尸企业”167家,产业结构得到进一步优化;河南省自2018年9月份以来,继续抓好进入破产程序的458家“僵尸企业”的彻底清算和人员安置。
  专家建议,地方政府在“僵尸企业”出清过程中要充分尊重市场规律,在一般竞争性领域充分做到优胜劣汰,在存在一定垄断成分的行业和领域,要不断研究加大竞争、减少不必要垄断的机制。同时,地方政府还应当通过做好社保、就业培训等方式来保就业、促就业,避免“僵尸企业”不断清理,不断产生的低效循环。
 
  压缩机行业喜忧参半
  近年来,“僵尸企业”与落后产能的大量出清,除了在本行业引起了较大影响之外,由于重点涉及的钢铁、煤炭、水泥等行业拥有较长的产业链,因此对上下游产业发展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如通用机械设备——压缩机。
  “僵尸企业”与落后产能的出清,对压缩机行业来说可谓喜忧参半。一方面,这些被处理的行业、企业大多体量较大,对压缩机设备及相关售后服务的需求也较大。在压缩机整体销售增速不断减缓的情况下,该类需求的减少将会雪上加霜,让部分企业和代理商更难。与此同时,一旦确定企业破产,还没收回来的应收账款,将彻底损失部分甚至全部收益。另一方面,这为压缩机市场减轻了市场风险,降低了坏账产生的几率,而且可以让赊账的供应商及时止损。
 
  • 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与我们联系索取原文。
    E-mail: magazine@compressor.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