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HOT POINT

拉闸限电 空压机行业风险与机遇并存

  今年国庆节前,各地大范围限电限产的消息突然在全国疯传。由于部分地方不仅限制企业生产用电,导致生产计划被打乱,部分工业品价格高涨,连部分民用电也在限制之列,导致手机无信号、红绿灯不亮、电梯突然断电等等。因而,限电停产事件迅速在社会各界引起热议。
  限电限产对空压机行业的影响极大,不仅打乱了空压机企业自身的生产计划,也影响了下游客户对空压机设备的采购、用机、售后安排。因此,我们有必要对今年下半年连续爆发的限电限产事件做一分析。综合起来看,限电限产的原因有三点:限制“两高”行业能耗、煤炭涨价电力不足以及两者综合之下的“误伤”。
 拉闸限电 空压机行业风险与机遇并存
  限电限产的政策背景
  9月中旬,国家发改委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对9个省区直接点名:青海、宁夏、广西、广东、福建、新疆、云南、陕西、江苏9地上半年能耗强度同比不降反升!此外,还有10个省份的能耗强度降低率未达到进度要求,全国节能形势十分严峻。
  根据发改委印发《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可知,广东、福建、云南、江苏、浙江、安徽、四川等12个地区在能耗降低和能源消费总量方面均呈现严峻态势,这意味着有一半以上的省份上半年“双控”目标未能完成。
 拉闸限电 空压机行业风险与机遇并存
  国家发改委要求,对所辖能耗强度不降反升的9个地区,今年暂停国家规划布局的重大项目以外的“两高”项目节能审查,并督促各地采取有力措施,确保完成全年能耗双控目标特别是能耗强度降低目标任务,对上半年严峻的节能形势保持高度警醒,采取有力措施,确保完成全年能耗双控目标特别是能耗强度降低目标任务。
  针对这一现象,各省份积极采取措施应对,而在所采取的措施中,最有效也最快速的方法便是限电减产。
  广东发改委印发的《广东省2021年能耗双控工作方案》指出,以钢铁、化工、有色金属、水泥、玻璃等“两高”行业为重点,对标国际国内或行业先进水平,全面开展节能诊断,推进生产线节能改造和绿色化升级。对能耗强度不降反升的地市,2021年暂停“两高”项目节能审查(国家规划布局的重大项目除外)。
  浙江省印发《浙江省节能降耗和能源资源优化配置“十四五”规划》,要求加强重点用能地区结构调整,宁波、舟山要严格控制石化、钢铁、化工等产能规模,推动高能耗工序外移,缓解对化石能源的高依赖性。绍兴、湖州、嘉兴、温州要严格控制纺织印染、化纤、塑料制品等制造业产能,采用先进生产技术,提升高附加值产品比例,大幅提升单位增加值能效水平。推动纺织印染、化学纤维、造纸、橡胶和塑料制品、电镀等行业产能退出,加大落后产能和过剩产能淘汰力度,全面完成“散乱污”企业整治。
  云南省节能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的《关于坚决做好能耗双控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9-12月黄磷生产线月均产量不得超过8月产量的10%(即削减90%产量);工业硅企业月均产量不得超过8月产量的10%(即削减90%产量);肥料制造、基础化学原料制造、煤炭加工、铁合金冶炼等4个行业中万元增加值能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企业采取重点企业用能管控措施,其中高于平均水平1-2倍的企业限产50%,高于平均水平2倍及以上的企业限产90%。
  江苏地区能耗双控在加码督查,开展了2021年年综合能耗5万吨以上企业专项节能监察行动。本次专项节能监察范围包括全省年综合能耗5万吨标准煤以上323家企业,综合能耗5万吨标准煤以上29家“两高”项目,2020年以来投产的综合能耗5000吨标准煤以上存量“两高”项目。涉及石化、化工、煤化工、焦化、钢铁、建材、有色、煤电、纺织、造纸、酿酒等行业。受此影响,江苏部分纯碱企业9月已有减产计划,开工率降幅约20%。
  在距离年终“大考”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被点名的地区陆续采取措施,力求尽快改善能耗问题。一时间江苏、广东、浙江等工业大省重拳出击,对大量企业采取了停产、停电等措施。
  9月14日,生态环境部又发布《重点区域2021-2022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方案(征求意见稿)》,同往年相比,今年限产范围有所扩大,多行业的秋冬季错峰生产安排已经箭在弦上了!
  从网上获取到的一份江苏能耗双减控制方案看,该省C类企业,上千家要实行开“二停二”,这就相当于产能被强行压减一半。非高耗能企业也受到了限电的影响,A类企业不得超过去年同期用电,B类要下降10%。工厂用电基本等同于产出,也就是说,处于中间位的企业,今年也要做好业绩同比下降10%的准备,除非工厂能耗水平这一年时间里大幅提升。
 拉闸限电 空压机行业风险与机遇并存
  上图中被标注了红线的省份,需要强行限电,处于黄线的省份也要减少不必要的生产、照明和办公负荷。从网上曝光的停产名单来看,这次限电停产并非针对某一行,而是各行业都有。水泥、化工、电解铝、纺织、印染、包装、机加工等各个行业。比如湖南的水泥行业错峰生产还要继续实行5个月。
  于是,很多人抱怨企业停产压力很大,质疑是国家“能耗双控”导致限电停产,进而质疑“能耗双控”的合理性。广东省能源局副局长刘文胜认为,本轮错峰用电主要是因为高温“加持”电量负荷双增长、省内机组发电能力有限等因素造成的,并不是因为能耗双控工作。
 
  限电停产政策的多重因素
  限电停产从电力供应角度来看,并非突然爆发,而是长期形势积累的结果。严格来说,我国其实不缺电,而是缺煤。虽然我国是煤炭大国,但基于我国“碳达峰、碳中和”的发展方向和近年来煤炭、钢铁、水泥等行业长期进行的供给侧改革等趋势,导致煤炭的使用成本越来越高。
  而我国这几年电力需求增长旺盛,火电因审批难基本上停了扩张,新能源跟不上火电缺口,导致电力结构性短缺。“电力不足这个问题去年就出现了,因为我国的发展实在是太快”,去年12月21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新时代的中国能源发展》白皮书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秘书长这么说,“近期监测我们就感到受工业生产高速增长,以及低温寒流叠加的影响,导致了现在电力需求超出预期,形成一种高速的增长”,去年湖南、江西用电需求增速高,在全国位居前列,浙江的增速也位居东部省份前列。
  2020年,湖南省表示,“湖南每年需要从外省调入6000万~7000万吨煤炭,原先湖南本地还有2000万吨左右的产量,但近年来湖南本地煤矿全都关停”。
  在电力缺口积累的同时,最近煤价却由于国际订单增多,生产用电需求大而不断上涨,动力煤同比上涨近3倍,但是电价由国家统一定价,电价根本涨不起来。
  煤电倒挂严重,所以电厂不愿意发电,因为发的越多亏损越多。江苏部分电厂,发一度电亏2毛。今年较为干旱,水电发电量也不足,再加上风光电力供应错配,导致电力供应不足。
  而从国内耗电量占比来看,工业用电占71.1%。如果要缩减供电,除了必须保证的居民用电,最见效的调控对象就是工业用电了。所以,此次限电也是从工业企业开始。即便东北地区不在一级预警名单里,由于电力供应不足,出现大面积停电现象,部分地区甚至出现民用电拉闸。
 
  抑制经济过热十分有必要
  从去年年中开始,因疫情的影响,外国工厂大量停工,国际订单像雪花片一样飞往中国。但是,上游原材料大多控制在外国资本手中,我们没有定价权,因此中国生产需求导致国际原材料价格飞涨。而外国又以为应对疫情,刺激经济所超发的货币来买中国商品,造成输入性通货膨胀。
  今年以来,原油、煤炭、天然气等大宗商品的价格大幅拉涨,其中国际原油价格一度冲破75美元/桶;国际煤炭价格涨至近10年高位;欧洲天然气价格在一年半内上涨10倍,海运价格突破天际,集装箱“一箱难求”……
  但是,由于国内每个行业少则上百,多则数千上万企业处于竞争状态,没有高度的产业整合,也就缺乏提价的资本。上下夹击,导致企业利润微薄,是“只赚吆喝不赚钱”。目前,国内很多看起来火热的订单生产,企业的利润其实都被上游国际原材料方拿走了,给中国只留下了高排放和高能耗。供需变化,导致原材料暴涨,这就是大家看到的上游比如铁矿石、铝土、铜锭等等疯狂赚钱。看起来繁荣的工业行业,其实是建立在高能耗和高成本基础上的,缺乏足够的利润,也就缺乏抵御市场需求下降风险的能力。
 拉闸限电 空压机行业风险与机遇并存
  毋庸置疑,目前国内因为海外疫情导致的大量订单这种畸形行情是不可持续的。而不少企业为了解决这种临时订单而疯狂扩大产能。企业扩大产能往往是通过银行贷款或者市场融资来完成的,如果没有后续盈利保证,每天的利息都会把企业拖垮,很可能会在未来某天成为压垮大量中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造成中国大量实体企业破产,以及庞大的金融风险。但从企业个体的角度,看不到那么长远。
  这时,只有各行业配合国家的供给侧改革、能耗双控以及其他调控政策,从源头限制产能,上游原材料才会逐步降温,大宗商品也会降价。让部分下游企业无法盲目扩张,才能在未来订单危机到来的时候,真正的保护大量中小型企业平稳落地,实现经济软着陆。
 
  地方限电限产须更加注重实效
  虽然限电限产的原因是对高能耗控制和应对电力供应不足,但是限电停产政策的实施,还有很多有待商榷以及完善的地方。
  愈演愈烈的限电限产风波中,不能忽视的是,不少地方政府停产限电的前期准备工作不足,缺乏公开论证和科学调研,缺乏缓冲时间的“一刀切”发通告,既影响了达标企业的正常生产,加重了企业的成本负担,也影响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经济收入,导致限电停产的效果大打折扣。我们知道,断断续续的供电导致生产线和设备频繁启停,并不节能,反而会造成大量的电力损耗以及瑕疵废品出现,有悖于节能减排的初衷。
  对此,人民日报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刊发了一篇题为《生产旺季搞拉闸限电,咋回事?》的文章,反对将停产限电归罪于“能耗双控”,而质疑各地政策“一刀切”。文章指出:能耗强度约束制度已实施10多年,“能耗双控”执行近6年,按季度发表的“晴雨表”也做了八、九个年头。“能耗双控”目标要求一直稳定、明确,不存在临时加码。任务早已明确,目标也很清楚,为啥非要火烧眉毛才想起落实呢?早早就看见红灯,非要等冲线时猛踩刹车,考虑过乘客感受吗?所谓“各地全力优化能耗指标,不惜限电甚至影响居民用电的一刀切做法”,实际是:开学前狂补作业。换句话说,考核压力下,各地赶紧立“军令状”,加紧整改,转眼快到四季度了,一些地方就采取强力手段,定指标、压任务、对产业园区和行业强制性限产停工、拉闸限电。
  因此,希望各地在发限电限产通知前,先自省限制性政策出台是否足够精细化?有没有科学合理评价辖区被限制企业是否属于高耗能企业?是否做好了经营艰难停产企业的帮扶救助工作?有没有给限电企业以合理的调整反应时间?是否还有其它节电措施提出,比如减少城市过度亮化工程?是否将节能减碳工作落实在平时而非临时抱佛脚?……最重要的是,是否考虑到了民生?
 
  空压机行业风险机遇并存
  这次大范围限电停产对空压机行业有正反两方面影响。首先,不利的是空压机的采购、使用机会减少,导致空压机销售、售后服务收入减少,尤其是冲击最为严重的钢铁、化工、有色金属、水泥、玻璃等“两高”行业,正是对压缩机需求最大的行业。
  有利的一面是,双控政策是对高耗能企业和产能的限制,在“拉闸限电停产”的高压下,那些高耗能企业对空压设备节能置换,以及节能改造的需求会大大提升。恰好,受到剧烈冲击的行业也正是最需要高能效空压机设备的行业。而且根据“碳达峰、碳中和”的趋势,能耗红线只会越来越紧,能效要求会越来越高,所以,能效等级越高的压缩空气系统,约有市场机会。
  未来,对于空压机行业来说,必须有走向高价值的魄力和获取足够利润的决心。因为只有更具竞争力的产品、高附加值的产品才有议价的权利,抵御成本上升风险,才能拿下更多的市场份额,也才能有足够的资本去对技术、产品更新换代。
 

微信小程序看杂志

  • 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与我们联系索取原文。
    E-mail: magazine@compressor.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