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HOT POINT

限电限产减煤电 双控背后的用意

  对内需读懂限电限产背后的良苦用心
  近期,压缩机企业以及上下游相关企业都纷纷发出涨价函,看到这些《涨价通知函》,让人不由得想起了去年下半年的化工行业。在严格的环保政策下,大量的高能耗、高污染化工企业被勒令停产、搬迁,紧接着就是,化工原料价格一路飙涨,根本停不下来。
  不得不说,在后疫情时代,经济迅速恢复,原材料需求暴增,产能又一直被抑制,厂商和经销商囤货居奇。正如此前长期被忽视的化工企业,迎来了疯狂的量价齐增的大周期。如今,限电限产再次引爆机械制造和能源电力以及压缩机相关企业涨价,似乎跟化工企业的供给侧改革有着异曲同工之效。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碳中和”战略被正式纳入实施阶段。高能耗、高污染的化工、机械制造以及煤电能源等产业,都是要被政策大力调整的重点产业。该搬迁的,得搬迁;该升级的,得升级;该关停的,就得关停。
  当然,此次的限电限产跟去年的化工产业整顿还是有一些不同的。在化工企业调整方面,国家采取的是重拳出击,关停违规化工企业上千家,搬迁整顿更是高达数千家化工企业。但在包括压缩机行业在内的机械制造方面,主要采取的是限电限产,没有出现勒令关停的现象。
  那么,为什么要限电限产呢?这里面至少有以下几大原因。
  一是,煤炭价格上涨,煤电厂发电是纯亏的。
  在中国,电力是公共产业,具有很强的公益属性。电费价格上涨,关系到国计民生,政府不会轻易调高电价。事实上,在今年早些时候,国家发改委就曾发布消息称,有必要调高电价。但在舆论上,遭到诸多反对意见。电费涨价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电价不涨,可煤炭价格却猛涨。由于中国对澳大利亚煤炭进口实施限制令,今年上半年,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仅78万吨,同比下降98.6%,基本上就不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了。国产煤炭由于品质较差,埋藏较深,开采成本也比澳大利亚的露天煤炭高得多。在过去,中国之所以从澳大利亚大量进口煤炭,一个关键原因就是,澳煤比国产煤成本更低。
  而中国70%的电力都来自于煤电,煤炭成本一高,电力成本就迅速拉升,可是电价不能上涨,煤电厂就只能亏损发电。这就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越发电,越亏损。有些煤电厂就干脆停工维护,减少发电。
  与此相反,风电、核电、水电等绿电,却完全不受影响,能够持续供应。相比于煤电,风电、核电、水电等绿电,潜力更大,势头更猛,更可持续。
  二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猛涨,中国的产能扩张,并没有带来利润的高增长,尤其是机械制造产业。
  中国的机械制造产业长期处于微利状态,绝大部分利润都被国际大牌所拿走,国内企业靠的是廉价的劳动力和廉价的原料成本,赚取微薄的利润,竞争非常惨烈。同时供应端的涨价压力,短期内不会传导到消费端。因为在供应链中,制造企业长期处于被压榨的状态,他们只是拿回本该属于他们的利润,压缩的是品牌端的利润点。
  供给侧改革,一个重要目标就是:提升中国制造业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和议价权。
  三是,预防通胀风险。
  美国人超额印了很多美元,这些美元不会凭空消失,他们来中国了。中国的工业制成品,卖到美国,换回美元。但这些美元在中国是不能花的,得换成人民币。 中国企业从美国赚回来多少美元,中国央行就要兑换与之相当的人民币。结果就是,人民币越来越多。美国的大水漫灌,都灌入中国的流通市场。再加上,国际资本疯狂炒作大宗商品,很容易被哄抬价格,从而引发潜在的通货膨胀风险。毕竟,钱在供应端过热,可以拉动生产,但转移到消费端过热,就极容易引发物价上涨,通货膨胀。
  四是,预防产业过热。
  别看现在中国制造业海外订单源源不断地进来,但美国不是没想过,比如就对中国纺织工业下狠手。新疆棉事件,过去还不久。
  在热钱的涌入下,中国机械制造大规模扩张,可一旦海外订单下滑,又会造成巨大的生产浪费。中国现在需要扩张的是中高端制造业,不是低端制造业。 
 
  对外要看清不承接境外煤电项目意味着什么
  近日,我国公布了一则重磅消息,那就是此后不再承接境外煤电项目,意味着中国要为保护环境做出必要的改革,哪怕是因此会导致中国利益受损也在所不惜。中国银行也制定了《中国银行服务“碳达峰、碳中和”目标行动计划》,该“计划”明确,从2021年第四季度开始,除已签约项目外,中国银行将不再向境外的新建煤炭开采和新建煤电项目提供融资。要知道,全球范围内大约有70%左右的燃煤电厂需要中国提供资金,意味着一旦中国撤资,很多火力发电站可能无法维持正常运转。
  早在2014年开始,当时虽然我国的境内外建设煤电项目投资总额达到1600亿美元,但是其中有800亿美元属于搁置或者取消的状态。更为严重的是,中国颁布这一决定之后,印澳或许要遭到重创。可是目前中国境内的火力发电站的日子同样不好过,要知道自从美国新任总统上任之后,导致大宗商品的价格不断暴涨。比如说在今年年初煤炭价格大约在每吨500元,到了9月份直接上涨至每吨1000元左右,这一涨幅比石油可要迅猛太多。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国际能源巨头,知道中国对于煤炭的需求量极高,为此故意抬高价格,但是中国高价购买煤炭之后,却按照较低的价格出售商品,因此导致国内的发电站有点吃不消了。毕竟按照目前中国的电网收费价格,火力发电站已经属于“赔本赚吆喝”了。
  那么我国对此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么?当然不是,此前我国早已提出能耗双控的办法,为的就是能源消费总量与强度双控,也可以理解为通过控制经济增长的耗电量,控制耗电总量。也就说很多城市和工厂可能要面临规划用电,这样做也是在间接逼迫工厂进行技术升级,从而进一步提升出口商品的价值。
  这次西方媒体也一改以往“逢中必贬”的德行,对中国这个决定正面赞赏报道。美国国家公共电台评价,这将极大遏制全球煤电发展势头。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英国高级气候官员夏尔马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第一时间表示赞赏,克里还评价,中国的决定将会是“一个伟大的贡献”。同时,半岛电视台将中国形容成全球煤电的“游戏规则改变者”。这并不夸张,因为目前全球超过70%的燃煤电厂依赖中国的资金,是境外最大的燃煤电厂融资方。? 近些年,虽然中国为节能减碳领域做出了巨大努力,但是全球范围内的减碳形势仍然不容乐观,各方减排力度与事先《巴黎协定》提出的温控目标仍然有很大距离。这几年全球气候变暖问题加剧了极寒天气、高温热浪、洪涝干旱等极端天气出现,相信很多人都已经开始有了切身体会。由于发电占据全球碳排放1/4,所以很多气候组织都对电力“脱煤”寄予厚望。在去年几乎同一时间中国也曾在联合国承诺,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为了这个目标我们是认真的。
  然而电力“脱煤”肯定会伴随着工业化领域阵痛,尤其是新兴的发展中国家。《纽约时报》报道称,中国宣布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其他新兴经济体:印度、土耳其、南非等国将面临进退两难的局面,作为煤炭出口大国的澳大利亚也难以幸免。中国做出这一决定并非突然,而是早就开始布局。比如今年上半年,“一带一路”就没有投资任何煤炭项目。在2019年,全球煤炭项目支出更是降到10年来最低水平。一些计划大规模建煤电的国家,建厂计划有的被搁置,有的还在观望,有的面临资金困难。
  尤其是对于一些新兴经济体,后发国家要想完成工业化,煤电必不可少。现有燃煤电厂发电量本就低于应有的产能,现在基本上是路堵死了。未来这些国家发电成本将持续攀升,减弱了产品竞争力。很多国家本来有机会但没把握住,过去十年中国电力行业海外投资最大的国家就是印度,印度快速、低成本地攀升到了世界第三的发电量,而印度却对中国投资抹黑、抵触,给机会自己没把握好还反咬一口。
  中国现阶段煤电技术是全球最强的,发电价格也是最低的,运输电能损耗也是最小的。中国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这归根结底就是工业化关门的举动,所以这些已经工业化的西方国家自然支持。其实被美国政客夸赞,可见中国也付出了很大代价。之所以采取这样的措施,其实也是因为环境短时间内无法再承受一个大体量国家工业化了。不过我们早就做好了布局,利大于弊,这正好符合我国大战略的产业升级的方向,这些年中国不断发展太阳能发电、光伏、风电、水电、核电、特高压等领域,并发展成了新能源产业主导地位,相关配套产品一应俱全,这正是我们向外输出新能源的关键机会。
  对于国际市场而言,中国此举可谓是率先在全球掀起一股能源改革的风暴,毕竟不是任何国家都有这个魄力进行如此重大改革。这可能要面临国内火力发电站赔钱发电,很多工厂被迫进行技术升级的现状,因此还会导致我国经济发展受到一定的损失。可是从长远来看,中国此次的举措十分有必要,如果现在不进行改革,那么将来必定要受其拖累。
  这可以理解为目前的中国似乎计划“破而后立”,毕竟时代在不断发展,如果只追求经济发展而导致环境被不断破坏,完全是对后代不负责任的表现。因此目前我国的发展初衷就是,既要实现经济再度提升,也要为子孙后代留下绿水青山。 
 

微信小程序看杂志

  • 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与我们联系索取原文。
    E-mail: magazine@compressor.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