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HOT POINT

能耗“双控”政策产业链影响传至压缩机行业

  从今年年中开始,部分地区就开始零星的限电限产。随着时间推进,多重因素叠加,大范围限电限产(“双限”政策)在国庆节前后出现,部分中上游工业品产量明显下降,价格也出现了一轮较为明显的上涨。那么,在限电限产政策连锁反应下,对压缩机行业四季度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具体都涉及哪些销售领域?
能耗“双控”政策产业链影响传至压缩机行业
(点击查看大图)
  限电限产背景及影响
  我们首先梳理这一轮“双限”政策提出的背景以及对主要工业品种的影响。
  由于最近分析“双限”政策原因的文章已有不少,且已回归理性,我们在此不再详细分析。只简单概括归纳其主要原因:一是上半年我国碳排放、能耗双控状况均不容乐观,年度环保减排任务仍然较重。在“碳中和”要求与“能耗双控”行动下,限电限产政策在8-9月逐渐加码。二是国际订单大增,导致国内生产用电需求暴增,电力缺口大;三是国内煤炭产能压减,国际煤炭进口受疫情影响而减少。在供求不足,需求旺盛的情况下,煤价接连大涨导致下游火电厂发电成本飙升,发电厂亏本发电,叠加水电产量下滑,造成电力供应紧张。
  在发改委发布能耗双控相关文件后,各省市纷纷出台相关限产限电措施以确保完成能耗双控目标。各地市政府本轮限产限电措施主要针对“双高”行业,即高污染高耗能企业。从实施的省份来看,此次限产限电涉及面较广,除去发改委文件中一级预警的九个省份,处于二级预警的许多省份,如浙江、江西、贵州,也开始采取限产措施以保证完成今年“双控”目标。
  本轮限产时间持续也超过预期,大部分地区与行业停产限产持续至国庆节后,而部分省份地区则时间更长,如宁夏直接宣布高耗能企业停产一个月,陕西榆林、云南针对电解铝、水泥、化工产品等行业的限产则直接延续至年底,预计会对产能造成较大削减。
  从具体行业来看,受到“双限”政策影响较大的行业包括但不限于钢铁、电解铝、水泥、化工化纤四大行业,这些行业的主要特征是高耗电+高碳排,采取的措施包括直接停产、削减产能(20%-90%不等)、错峰生产、分时段限电、削减用电优惠等。
能耗“双控”政策产业链影响传至压缩机行业
(点击查看大图)
  “双限”影响从产业上中下游向空压机行业传导
  由于“双限”政策明显影响了中上游行业的产量,因此带动相关行业的价格出现了大幅的上涨,造成下游行业的生产成本高涨。这会引起两种结果。一种是企业强行消化生产成本带来的影响,比如提高出厂价格或者压低利润。如果选择提高出厂价格,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市场上需求量,导致产量降低。另一种情况是企业主动压减产量,放弃部分利润过低的订单。压缩空气作为仅次于电力的第二动力源,压缩机是工业生产不可或缺的重要设备,减产就意味着对压缩机的需求降低。综合上述两种情况,除了部分刚需行业,很大可能以下游用户减产告终。这也就意味着,压缩机的销售与售后市场将会受到波及。此时需要思考的是,哪些压缩机应用市场受到了影响,影响程度有多大,以及是短期还是长期影响。
  在此,我们选择一些拥有较长产业链的行业来加以分析:
  1、水泥产业链
  水泥是一个受到“双限”政策影响较为明显的中游行业,目前被国家点名的能耗强度不降反升的省市中广西、云南等地已经纷纷提出水泥企业限产60%-80%的要求,而这些省市正是水泥大省,大比例限产令市场水泥供应量急剧减少。
  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水泥行业的上游为包括石灰石、粘土、煤炭、电力等原材料;而其下游主要对应着房地产、基建等。因此,上游煤炭、电力等价格上涨较大程度地抬升了水泥企业的生产成本,与此同时,受到限产影响水泥产量也大幅压缩。然而水泥的下游对应的是基建、地产这类建筑行业,基建和地产在目前的环境下直接涨价受到抑制。
  产业链上下互相影响的情况来看,“双限”政策对以水泥为代表的产业链的影响比较重大。根据行业情报显示,预计会持续到明年一季度结束。影响的环节除了水泥厂表阀仪器、物料烘干、输送等环节使用,还有房地产、基建、煤炭矿山等行业所用移动空压机、矿山空压机等需求。
  2、化工产业链
  化工产业链覆盖的上下游行业范围较广,上游包括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原材料,中游主要包括各类有机和无机化工品,而下游则涵盖了纺织服装、建筑装饰、一般生活日用品等消费品。上游涨价后,中游的基础化工和精细化工并不能完全传导涨价带来的影响,只是小幅涨价,而下游的服装、日用品价格涨价的幅度更小。化工产业链中上游涨价只是向下游慢慢传导,其下游利润压缩的程度也更为明显。
  虽然近年来对化工产品的需求一直在增长,但是化工园区和化工行业的生产处境并不好。江苏、山东等化工大省清退了一大批不达标化工产业园。作为典型的“两高”行业,石化行业也是本次“双控”政策重点照顾对象。结合石化产业不断集中产能、降低能耗的大前提,预计石化行业对压缩机的长期需求会降低,但品质要求会提高,且需求将更为集中。而化工产业上游行业的遭遇和中游类似,因而对压缩机行业的影响也相差无几。对于化工产业链下游,如服装、生活日用品,在国内需求未有大的变动的情况下,来自国际订单的提振将会持续一段时间,但随着新冠疫情影响的减退,订单外移,化工产业链下游对压缩机行业的需求将回归常态。
  3、有色金属产业链
  与化工类似,有色产业链包括上游的有色金属开采、中游的有色金属冶炼以及下游的家电、汽车等行业。从价格来看,同样地,有色行业上游的开采行业价格涨幅明显超过中游的有色金属冶炼,而下游的终端行业价格上涨幅度更小,因此有色产业链中上游涨价向下游传导的也并不通畅,下游行业利润也远不及中上游。
  从有色金属产业链的能耗分布来看,中游行业是“双控”政策重点限制的对象,不少企业核准产量被大幅压缩。因此,中游的金属冶炼行业对压缩机需求必然减少,而且将成为一种长期被国家重点监管的领域。而该产业链下游,由于拥有旺盛的国内外订单,对压缩机的需求将持续增长,限电限产只是一时受影响。
 
  “双限”政策有助于降低压缩机生产成本
  新冠疫情爆发后我国最先从疫情中恢复,担当了全球产品供给者的角色,国内工业产能也打满分,用于满足海外的进口需求,因此可以看到去年以来我国工业用电量和工业增加值增速都持续维持高增长。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我国对海外原材料的进口需求也出现了明显的上涨,铁矿石、铜等上游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这也是去年以来压缩机及其零配件行业数轮提高出厂价的根本原因之一。因此,尽管我国出口受到了明显的支撑,但在成本也攀升的情况下,实际下游出口企业的利润并未明显改善。“双限”政策下,由于国内工业品产量下降,我国对海外原材料的进口需求可能也会相应回落,这可能也会帮助平抑进口原材料的价格,进而一定程度上平抑进口价格。
  实际上,7-8月我国进口商品价格涨幅已经开始收窄。中国从海外进口原油、铁矿、铜、农产品这些上游原材料,近几个月其实涨的不多,甚至是下跌的,这有助于压缩机企业降低生产成本,削减不断向市场提价的压力。
 
  限产限电背景下四季度经济或进一步走弱
  对此,有分析者认为限产限电政策对经济最直观的影响是工业品产量的下降。目前观察重点行业开工率已经可以发现,高炉开工率、电炉开工率、PTA产业链负荷率(江浙织机)和汽车半钢胎开工率均已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后续随着限产进一步推广可能继续下降,四季度工业增加值增速可能会出现明显的回落,拖累整体经济增长。如果整体经济增速放缓,必然影响压缩机的需求增长。
能耗“双控”政策产业链影响传至压缩机行业
  目前,已经陆续有相关政策推出,例如为缓解上游价格高,中下游企业成本高企问题,发改委多次提出“保供稳价”。
  一方面,发改委、能源局已派出联合督导组赴重点省份、企业、港口展开现场督导,确保煤炭增产增供政策落实情况。同时也加强了价格端管理,督促煤炭企业落实“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价格机制,并加强治理恶意炒作、哄抬价格、捏造传播不实信息扰乱市场的行为。同时发改委采取的另一项措施是投放大宗商品储备,为了缓解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速度过快,减轻企业原材料成本压力,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已于9月1日投放了第三批国家储备铜铝锌供给15万吨。
  从一系列措施可以看出,重点解决的还是民用电保障需求,而对生产用电以及长远的结构性缺电、系统性缺电并未给出明确解决方案,比如如何在压减火电的同时解决不断增长的电力缺口问题,如何处理煤电价格关系问题。
  由此看来,限产限电对于空压机行业的影响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尤其是“两高”对行业的影响,或许将会成为一个长久的过程。
  当然,这或许也会成为推动压缩空气储能发电项目的快速成长的契机。
 

微信小程序看杂志

  • 温馨提示:如果您喜欢本文,请与我们联系索取原文。
    E-mail: magazine@compressor.cn